DSC03152-1.JPG 
前幾天在BBH看到一個崩潰的媽媽寫的文章,看了真是心有戚戚焉,當時就覺得為什麼我們都這麼可憐啊!而我想那個媽媽大哭起來算是真的崩潰了,但她崩潰完還是得繼續加班,繼續她那做得半死卻永遠無法討好所有人的生活,就覺得替她好難過。

那個媽媽她有極大的工作壓力,跟我一樣。而她還有為人母為人妻為人媳的壓力,每天上班忙得要死,回家又得照顧兩個小孩,當她生第二胎時乳腺炎發高燒沒人幫她照顧兩個小孩,婆婆還冷淡的拒絕幫忙,她死命的爬起來照顧寶寶,老公也不知死去哪裡了,看她寫那段真的覺得超慘的。而讓她崩潰的點是她在上班,老公催她早點下班,完全不體諒她有加班的壓力且老闆就在旁邊無法講私人電話,她老公竟然就自己回家也不接她了,他們為了省錢共程車回家。當她衝下樓想跟老公解釋時,老公已經狠心的走了,而最讓人難過的是她說她在老公的心裡被打了個X,認定她不是個好妻子好媽媽,而她當著老闆的面衝下來想挽回老公時,也在老闆心裡被打了個大X,認為她不是個好員工,她覺得她怎麼做都不對,但迫於生活無奈她又無法辭掉工作,因為她老公家裡需要她的薪水去養六個人,所以面對那兩個工作和家庭的大X她就崩潰的大哭了起來。

我也是啊!我早就被人打了不知幾個大X了!我幾次要崩潰好在朵朵一直纏著我,所以我連崩潰的時間都沒有,打從朵朵生平第一次感冒開始,我的人生就像掉進了地獄裡,她一生病我就什麼事也沒辦法做,身邊所有人給一堆爛意見,光是處理他們的無聊指令都來不及,朵朵一感冒我通常也是一定被傳染,完全躲不掉,所以我都已經病得很痛苦了,但那些人沒把妳當病人看,他們只是置身事外,要妳繼續扛起當媽媽的責任,甚至對妳要求更高認為小孩生病都是妳的錯!

別說他們有沒有病毒感染的常識啦!他們哪有那個智商?他們都不知道小孩上學去會被其他病童感染,只一味的認定小孩感冒絕對是媽媽沒有幫她多穿一點或是蓋好被子這一類的罪名硬安在妳頭上,拜託!朵朵生病最痛苦的人是誰?是我ㄟ!是誰照顧她,也是我ㄟ!被傳染的也是我ㄟ!而朵朵前後一直給我感冒到一月底,整整兩個半月我都是在感冒中渡過的,我也沒好到哪裡去,再說我打個噴涕還會漏尿咧!簡直痛苦死了!

好啦!這下子工作完全沒辦法進行,但家事我還是得一個人做,朵朵每天要換洗的衣服誰弄?我啊!還有誰!她咳嗽導致吐奶一天可能會發生上好幾次,光是換床單就是大工程了,還要洗,我每天都要洗一大堆衣服,還好我妹有給我們一些衣服,要不然根本來不及洗給她換穿,尤其是冬雨季節,洗了也不見得會乾,家裡也沒有烘衣機,我還得披掛衣服在客廳裡用除濕機來吸水,總之光是為了弄出乾淨的衣服給朵朵穿我就累死了,而這些事都要在我本人也重感冒的情況底下進行。

我還記得有一次我把衣服都洗好了,朵朵在小床上昏睡,我當時好像已經好幾天沒睡了,因為剛過的那個展我當時要把作品交出去,那是一年一度的盛事所有的印刷品都弄好了,就剩下我一個人沒交,當時我真是拼死的在趕,朵朵又感冒,我整天人都是昏的,可是我能不做嗎?不行!沒做我就真的死定了,可是衣服要不要曬?還是要啊....結果我把衣服拿起來,才曬完一件我就整個人虛脫了,坐在一旁遲遲沒辦法再舉起手曬第二件,我就獨自坐在那邊坐了好久,腦子裡一片混亂,想著我要怎麼辦?

最後不知隔了多久我才站起來曬了第二件,那些衣服我曬了好久,因為光是一個舉起手的動作我就幾乎做不出來,我都不知道我當時是怎麼有力氣抱朵朵的,一個人要面對這麼多事真的很難受,而且沒有人幫我,王八蛋口口聲聲說他是個負責的人,但從我懷孕到現在所有人都看得到我從來都得不到援助,我只會得到一句無恥的回答:「誰叫妳不來金門!」前陣子他還吵著要辭職,不是他想照顧我們,是他跟同事處不好,他工作得不爽,所以一直嚷著要回來跟我們團聚。但我怎麼養得起他?他在那邊靠他老闆給住給車,用水用電都不用錢,生活極度浪費,出門非車不開,車油錢還公司出,回來這些他以為完全不當一回事的消費都要自己付,薪水哪夠用啊?所以他可以再加一句:「我也想回去照顧妳們,妳自己說工作不好找叫我繼續待在這裡。」

所以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我累到死都不會從他那邊得到同情,他也不需要體貼關心我們,因為他光是玩FB找女人打嘴砲當朋友都來不及了。我常想他要是回台灣,開著我的車去找女人打真砲才讓人吐血吧?他不會嗎?他當然會,打從他跟我說要加當然要加漂亮的女人,還厚顏的跟我說都是女人找他的,我就明白這男人嘴上說他再怎麼正派,其實都是一樣,犯了錯永遠都是別人勾引他的,我可沒興趣當林奉教,我當然不希望他回來,至少他在那邊喝酒醉到死我都不用看到那噁心的場面,而我也不用每個月看到水電費跟車油錢帳單就昏倒。眼高於頂的他回台灣是不可能找得到工作的,四十歲了失業就叫中年失業,而且沒有存款沒有房子沒有車子,只有一份不知哪來的高傲自尊成天惹事,我連朵朵都養不起了,那養得起這麼尊貴的傢伙!

結果上個月朵朵又感冒,我答應了人家要交的東西被拖到了,最後一份我交出去了,但是另一個從去年九月就該交出去的我到現在還在處理,本來公司也都一直在催我,結果現在人家也不催了,像是已經對我死心了一樣,我也沒臉打電話去跟他們說我又被寶寶拖住了,因為私事歸私事,我不能一直以這為理由,所以我每天都活在痛苦裡,我覺得很內疚很無奈很傷心,我所打下來的江山就快完了,我每天都看著我的過去所打下的基礎一點一滴的在流失,我知道這一旦沒了我就什麼也不是了,但我卻無能為力,我對不起朋友對我的信任,也枉費了人家一再給我機會,我沒有能力把握住,我已經被兩份工作的對方給打了一個大X,我往後的人生可能就此毀滅了,因為我除了這些我不會做別的,我沒有其他的才能,我只是個運氣好的人才能在社會上存活至今,面對未來的盜版猖獗,我根本連最後的機會都抓不住。

而且朵朵除了睡覺以外時間都黏著我,我沒辦法工作,我連寫Blog都一手抱著她一手打字,上廁所洗澡我都得帶著她,她睡覺也只有晚上睡得比較長,但中間有時醒來我沒在旁邊她這一哭又得耗半小時再哄她,平常白天她變得不愛睡,所以我中間不像以前她還是新生兒時睡得久就有比較多的時間可以喘息偷時間工作,她變得會認人會黏人,需要媽媽陪伴,再加上她會爬會滾會翻,這時刻都不容許我有半點的疏忽,我只要幾秒沒注意她,她可能就吞了紙張或是其他她拿得到的東西,前幾天她啃掉了半張發票,還是吐的時候我才知道她吃了那東西。

我累了,我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穿著亮麗永遠可以陪對方談情說愛的人,因為我有太多壓力在身上,錢!工作!沒有未來!王八蛋心裡不知也給我打了多少大X,還好我不介意他對我的評價,因為他都已經是王八蛋了,我還要在乎什麼?他可能這一秒罵我是這賤人,下一秒又加了其他的馬子在FB上他就忘記這世界上有我跟朵朵的存在了。

我真的很累,但我太害怕我的一切都要毀滅了,所以我最近經常就算可以搶時間在朵朵睡的時候也跟著睡,但我躺在床上我卻睡不著,因為我心理壓力太沉重,我每天都在想我的工作要完了,而且面對那些不知要從哪拿錢來繳的帳單,我都壓力大到睡不著覺。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照顧朵朵,但她不過是個嬰兒,即使朵朵很愛我,我在她心裡就算拿到了高評價,對我此刻的生活依舊無法改善,而她往後長大也不會記得媽媽有這些痛苦的過去,我常想未來我可能失去一切,只能當個用勞力換取金錢的打零工阿姨,穿著破舊的運動服賺著微薄的薪資,過著窮苦的生活,騎著破爛的機車,然後面對我這被打上了許多大X的人生,甚至不願去回想我曾榮耀輝煌的過去,將頭埋進不幸裡,渾渾噩噩的在充滿負評的人生中奄奄一息。

    全站熱搜

    滾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